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修真传奇第十六章惹祸了么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3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修真传奇 第十六章 惹祸了么?

出了城门,云天即和师姐御空飞行。任务也简单,就是去凡间一个修真世家交易材料。这些都是山水阁的长期客户,隔一定时间批量交易。凡间修者一般都只是炼气期中低阶修为,长途跋涉显然不安全。当然,上门交易,山水阁的收益更大。

云天跟在陈琳师姐的后面,师姐旖旎的身形显然令他心情极好……

“凭着白条进山门,曼妙师姐喜相逢。

灵水峰上成蜜蜂,哥的前景胜仙人!

修为飙升志气腾,灵石数到手心疼。

今有美女伴出门,xiǎo爷我就是个神!……神!……神!”

“师弟,你在嘀咕啥呢?”修者听力极好,即使相隔数十米,还是耳闻到了云天的喃喃声。

“啊,哦?哥我心情好!哈哈哈!”云天显然没料到师姐听到了,不过浑不在意。反是臭屁的跟了上去。这陈琳,按凡间年纪绝对是他阿姨辈的;可怜这里成了他妹。

陈琳眉头微皱,倒是没説啥。对于云天的顽劣,师尊早有交待。即使如此,原先还担心师弟吃力,此刻却是自顾着加快了速度飞行。

云天亦不以为意,也跟着加快速度;两人并排而行。

“这天才师弟,还真是不简单!速度不亚于我,持久力居然隐隐有胜我之势!”飞行了数个时辰,遁出千里之遥;陈琳师姐微感气虚,而云天面上却依旧如常。

“师姐是在考验哥的耐力么?试试自己现在的斤两也好!”云天也暗自思忖着做了决定。七源同修,就灵力的浑厚度和神识的强度,要比一般修者高上一个境界。也就是説,云天现在炼气十层巅峰,相当于一般修者筑基初期巅峰。

又是连续飞行三个多时辰,陈琳师姐已是娇喘吁吁;云天也是到了力竭之时。两人的身形却依然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这一次比拼,半斤八两。而目的地,已然到了目及范围之内。原本一天多的行程,只用了不到十个时辰。

“师弟,师姐还真是xiǎo看你了;我筑基初期巅峰的修为,居然胜不了你!”师姐首先落地道,大喘口气惊讶道。

“师姐过奖,再继续飞下去;师弟还是要输的!”对自己目前无法胜出的师姐,云天还是很服气的。

“前面就是目的地,我们步行吧;打扰了凡人也不好!”

“恩!”云天也步行跟了上去。

“此城名中都城,乃楚国皇都;我们的客户杨家,也是中都城中颇具势力的世家。”陈琳师姐指着前方的大城给云天介绍。

云天一眼望去,发现规模竟不比北恒城xiǎo。只是建筑略微低矮了些,当然气派也有不足。

数丈高的城墙前,一排卫兵分列城门两边。边上还挂着一块醒目的牌子:“入城一两银!”

“银子?”云天嘀咕着,实在不行哥可是只能白条出马了。

“师姐有,进去吧!”陈琳师姐对这里极为熟悉,怎么可能没准备?

“好多人!犹胜北恒城,要説不如的,也只有那次兽潮了。”进城没走多远,就是一片繁华之景。云天望着街道上的人群摇摇头惊叹着。

“这是自然,凡人的数量远胜修士啊!”一边的师姐解惑道。

“闪开!都闪开!”

“驾!驾!”

“啪!啪!”

“我擦,啥米情况?”熟悉的旋律,一下子让云天回到了两年前的场景。

人群蜂拥着向街道两边散开,这里的大街只有北恒城一半宽;到处是一片鸡飞蛋打之景。

云天和师姐也被人群冲到街边,大街中间顿时空荡荡的。而不远处,车队带着马蹄声滚滚而来。

“不好!”云天突然发现前方一对母子,在散开的人群中被拖曳在地。尽管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车队却是越来越近!

“咻!”

一道人影飞出,没有去救母子;而是直接运起了灵力,硬生生的把头马给按了下来。

他,当然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云天!按云xiǎo哥那时脑子里想的:“我就算救了这母子,保不准还有前方的父女呢?xiǎo爷出手,治标又治本!”

“噗”

又一道身形飞落,在云天一侧摔了个饿狗啃食;不是马上的人又会是谁?

“砰!砰!”

后续几骑连续碰撞,一辆马车也被掀翻在地。云天硬是托住头马不让前进一步。

“师姐,你先送母子离开;稍后我们汇合!”云天传音给师姐,而陈琳此时早已扶起母子;消散在了人群中。

刚刚被马车惊开的人群又开始聚拢,大伙都被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所叹服。有的啧啧称奇,也有的开始摇头叹息。

“艹,痛死老子了!哪个王八蛋、狗娘养的不想活了啊!”倒地的汉子伸手抓住马鞭,踉踉跄跄的起身。估计是摔晕了;转了一圈才对准云天。

“xiǎo兔崽子,我打死你!”汉子没多余的话,拎起马鞭就朝云天抽来。这丫的,不是横行惯了就是脑子摔坏了,根本没想对方要以一人之力扛下车队,这需要多大的实力。

“咻!”

云天接过马鞭用力一甩,那汉子犹如死狗般被扔了出去。

对于这个车队,云天恨极。xiǎo镇官道,毕竟很少有集市。外地车队,十之七八是不知情;而自己不是走神,定能躲过。

这里是繁华大街,你丫的还这样无法无天,不是不把人命当回事么?虽説大部分修士眼里,凡人如蝼蚁;但云天眼里,生命体都是同等存在的。

“啊!”一声惨叫,被甩出去的汉子久久没有起来。

“师弟,我们走吧!”这时陈琳师姐送走母子,来到了云天身边。

“走,还走个屁!冲撞了王子的车队,扰了王子狩猎雅兴,通通都给我抓起来!”一头领模样的人怒吼着,很快云天和陈琳周边围了一圈卫队打扮的人。

街上的人,大部分远远观望。此刻,见状有人陆续摇头而去;人群也稀拉了起来。

留下的也大都脸上露出可怜、惋惜的神情。似乎后面的一幕,掰掰脚趾头都能想到。

“哥倒是想看看谁敢拦我!”云天满脸不屑,拉起师姐手臂同行;如此兴师动众,原因竟是狩猎!

“美人!美人啊!xiǎo娘子,做我王妃吧!”一道贪婪带着*邪的声音传来。闻言,陈琳也是粉面带煞,柳眉倒竖。以陈琳的美貌,在修士里算是中上;但在凡间可就是上上。

云天循声望去,这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少年;锦袍打扮。只是帽子不但反了,还歪了;腰带也散了,在屁股后耷拉着。想必是从马车里滚落下来,还没整理好之故。但这货居然连仪态都懒得整理,就想霸占民女;可见有多蛮恨!

一看到这模样,云天就乐了:“王,王你个头啊!就你头上尖尖,尾巴延延;活脱脱的一个王八。还王妃,王你个乌龟啊!母王八要不要,哥今天做善事,送你十个八个的?”

“大胆,敢这么跟王子説话;来人,给我拿下!殿下,跟他啰嗦什么,男的直接杀了,女的直接绑走就是!”边上一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书生,贱兮兮的对着少年出主意。一看就知道是狗头军师的角色。

“好,就按你説的办!”那少年显然被云天气的昏了头,当然背后的倚仗,也使他目中无人纨绔惯了。

“砰!砰!”

对于围上来想要攻击的卫队,云天运起灵力,大手一挥就把他们掀飞数米远。也不用多大力,实在是提不起揍他们的兴趣。

“好!好!”人群中,偶有几道喊声传出。这人压迫久了,总有爆发的时候。无奈之下的暴发或者是强势逆袭,只是实力不同而已;道理则是一致的。

“反了,反了!你们都不怕王法吗?”少年带出的卫队就这么几人,眼看要吃瘪才急了。

“王法?你丫的现在知道讲王法了?刚刚要出了人命你想过王法吗?”云天上前指着少年鼻子骂道。

边上的陈琳,本来还劝云天离去的。被少年和狗头军师这么一气,也是传音:“师弟,修理他们一顿;莫出人命就行!”

“我,我是王子,他们,还有你,侵犯皇权,就是惹到了天,自是该死!”少年气急。

“皇权?还天!丫的不就是拳头吗?老子给你看看在足够硬的拳头面前,你的皇权算啥!”云天一手拎起对方,耳光子是劈头盖脸的向对方扇去。顿时,“噼噼啪啪”声响起,还颇有节奏。

“还有你!丫的,为虎作伥!”云天又拎起狗头军师一顿狠揍。

“反了,反了!赶紧报告父王,一定要灭九族啊!抄他祖宗十八代!”少年留着鼻血,脸上全是手指印;歇斯里底的吼道。

“对对,五马分尸,凌迟处死!叫他们通通中国青年北京9月10日电 (张炎良)“很遗憾莫言没来生不如死!”边上狗头军师也是歇斯底里。

“祖宗?你丫的,不管是老钱家还是老云家,都不是你xiǎoxiǎo的凡间王子惹得起的!还自以为天了,看这xiǎo样也不知祸害了多少人家,今天哥我就做回好人;拔草除根!”

云天思索着,唤出宝剑。手起剑落,两人即刻成了四截!这才长出口气叹道:

“唉!好了,这下,终于安静了吧!!嗡嗡嗡的比苍蝇还烦……”

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在皇都的大街,杀了王子!这让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师弟!”陈琳想阻止,但显然来不及了。云天王八之气一来,前后不过呼吸间而已。

“赶紧走!”陈琳连忙拉起云天,朝城门飞奔而去。这里离城门很近,也没哪个瞎了眼来阻拦;径自出城而去。

“师姐,我们不去杨家了么?”出了城门,云天才有机会问话;一路上这师姐都没搭理云天。

“师弟,你闯祸了!修真界约定俗成,不能随意对凡人出手。更何况对方是王子,背后还是有势力的。皇宫之内,必有修士。我们难道把祸水引到杨家吗?”师姐气道,明显对云天的鲁莽不满。

“恩,师姐想的周全!”云天连忙认错,倒是没想到这diǎn;心里却又纳闷:“修真界为何规定不能随意对凡人出手?”

“对凡人而言,修士力量太过强大。如有滥杀之辈,岂不是血流成河?凡人的事务自有凡人自己解决啊!”师姐应道,脚下御剑却是丝毫不减速。

“什么凡人自己解决?那xiǎo兔崽子在凡间就是天,谁来解决?”云天对这条例明显不屑:“再説了,滥杀之辈,这类规定能有多少约束力?约束的无非是君子罢了!嘿嘿,要是以后哥还遇到,照杀不误!”

“哎!”陈琳轻轻叹气。事实上她也是想这样做,只是她是属于被约束的君子;而云天则是无视。

“师姐,你説皇宫有修士,那背后是不是有修士势力?”

“那个自然!每个王国都有宗门依附,楚国更是依附在通天道宗之下;那可是北恒城第一大势力!而且,皇家很多子孙都送到宗门修炼;皇宫和宗门的关系,可是不简单。要是被他们认出我们,我们算是惹大祸了!”

陈琳也是心有余悸,自己和云天身穿山水门道袍,不被认出才怪!

“我靠,不经意间也能惹大祸?”云天嘀咕着,却是未答。

“师弟,我们寻一僻静处;等我传音老杨家,出来交易后就即刻返回!”

“恩,也好!”云天只是下意识的应着。虽然杀了两混蛋出了气,但在与师姐的一番对话中;却是压抑无比。

两人就在成为数百里之遥的山脉中,沿着中都城外围盘旋。

石家庄治白癜风的医院
泰安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阜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上一篇:社会上来来往往的人节能

下一篇:80年代第一美人林芳兵近照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