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社会上来来往往的人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3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摘要:社会上来来往往的人,有些干了大半辈子的苦工,从未得意过,吃吃喝喝,浮浮沉沉,谁会在意他们? 阳光从偌大的树冠下来,抬头看去,入眼是黑与亮,世上最有味道的色,这便是斑驳。

老胡慢慢的吃着一块干饼,这块干饼本只有半只手掌大小,放在怀里一天的时间,又硬又干,可他没有喝水,只是一口一口的咀嚼,根本没有什么味儿,他却吃的如此慢,自然不是要细细品尝,这一天,他只有这块干饼,就算穿过前面的小村庄,再要翻过那座大山。

他背着一只棉布包裹,松垮垮的搭着左肩,灰白交杂的长发散着,披到了包裹上,他的眼神望着脚边的地儿,上面一株黄花已近凋零。

最后的干饼在嘴里,他一点也不着急吞下,雪白的胡子轻轻的抖动,他的目光收了回来,转到山脚的小道旁。

散乱的碎石铺满了黄沙地面,道边的枯草显的落落寡欢,远道无人,近弯无声,村庄远远的轮廓,显的这条小道更为落寞。

双手撑在膝盖上,他慢慢站了起来。

老胡是个高大的,壮实的老汉,他的肩膀极宽,手臂很长,只需要看身材就知道,他是个常年在江湖上跑的武林人。他的小腿上扎着布带,可见走的路多又因年岁大、腿脚有旧疾怕伤了腿,不然一般的武林人不会用这样的土方法来保护小腿。

离开大树下,老胡的脸被阳光直晒,可他仅仅是眯了一下眼。

一位闯南走北的江湖人的特色,都刻画在了老胡的脸上。

他的嘴破了相,好似整张脸上显眼的一道疤,左眼周围的皮肤下垂的厉害,从嘴角到眼眉,都似死了一般的僵硬。在左眼角还有一道半指长的刀疤,斜斜的挂到了太阳穴上。

事实上,跑江湖跑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实在是一件不幸的事儿。

比如他家里的大儿子被他的好友带去替一位名侠助拳,结果他的好友回来了,带回了他的儿子的尸体。

比如他的老婆死在家族纷争中,扔下了两个儿子交给他独自教养,他的妻子姓李,是老错剑堂李家的人,结果李家脱离时与梁家争执,斗了一场,那一天她刚巧回去见表姑,表姑没事,她却挨了两剑。犹记得,那年,他是个威风凛凛的汉子,江湖人称仗义山,有多少好友羡慕他能娶到那样貌美且武艺了得的名家之女。

大旗镖的镖头武艺不一定要超凡入圣,但是一定得好,更重要的是交游广阔,四海之内皆知其名,皆有交情。不然你武功再好,敌的过整个武林的绿林好汉?

曾经他有无数的兄弟,十年前他已被称为前辈......人年纪大了,武功自然不如从前,连他自己也不想走江湖,他种了几年地,带着小儿子隐居在山林间,可惜天不作美,田荒了,菜蔫了,家里没银子了。

他托了一个后辈的关系,在大旗镖本来的少主现在的当家手里接了一趟脚镖。

脚镖是最难运的镖,也是镖客最不愿接的活,因为大多是黑货转来的托运,官府在查,无法用镖局的名号去走,也无法派大队的人马去护送,一般是让外人来接,还得有关系,有熟人,你要运,自己的本事得好,得惯走镖的人来接,遇到事情也有个反应,碰上高手能拼着逃离,但是大多还是失败,运气好保住一条命,运气不好,谁知道你去了哪里?江湖上死的人多,随处都可见白骨。

他想起那天跟着后辈去见从前的少主,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他风光时,还抱过少主,教过少主武功。

以前的老伙计死的死,走的走,竟没有一个留在镖局里,武功最高的几个,大多是一身旧伤,回老家享福去了。

大旗镖局内,走着走着,迎面而来,没有一个认识,他们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好奇和漠然。

这奋斗过的地方,在那刻是如此的陌生和残忍。

尤其是当少主端坐在上,捧着茶碗,随便的交代了几句让老胡去拿银子的时候,那颗尝尽人间冷暖的心,还是不争气的痛了。

痛的多了,自然麻木,他已不在乎自己,他的心思全在儿子身上。

如今的老胡,只是个落魄的江湖客,为了几十两银子,他得卖命,为了让小儿子继续呆家里读书,考取功名,他要赚钱,他已六十多,他能怎么办,除了走这趟脚镖,别无他法。

走下山,进入小村,他犹豫着是不是在村子里找户人家打个尖。

他实在太饿了。

他不怕这个村,可村后头的山里却让他担心。

尽管他每天都还在练功,但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人老了,便不能言勇。

他想起半山观,观里的老道,他三十多年前认识的朋友,老道号闲云子,一身内功精湛,与他交手百招不分胜负,可十年过后,他连老道三十招都走不过去。

老道的内功是道家正宗,和他的江湖把式不同,他当年跟一位走镖的师傅学了一套养气的功法,全凭一身外功和一套五行八卦掌闯出了名堂。

要是年轻个二十岁,相信以多年的经验和五行八卦掌的火候,江湖中再是厉害的角色也能斗上一斗。

可惜,最是人间留不住啊!

他打扰了几次,俱被人家赶走,还是一位老大娘看他孤寡老头一个蛮可怜的,尽管是一脸的凶相,还是给了一碗白米粥加了几根菜叶。

就站在门外,端着碗吃,吃完了得把碗还人家,赶着翻山,入了城便好。

正这时,边上的一户人家打开门,里面一个三十左右的妇人拿着一破碗,里面放了一只白煮的鸡腿,而近乎相同配置的中国本土品牌某款零售价仅1699元吆喝着问:“老汉,可要鸡腿吃?”

老胡看了她一眼,把粥喝完,捡着菜叶,道:“不敢要肉吃,还是给你家娃用吧。”

妇人眼珠子转了转,笑着道:“娃吃了,给一两银子便成。”

一两银子不贵,这天节哪儿都闹荒,别说一个鸡腿了,有的地方一小块肥肉都得花一两银子。

老胡笑了笑,他笑起来有些怪,因为半边脸不动,只是右边脸往上提,像个阎罗,那妇人退了一步,听他说道:“算了,留着给你家娃晚上吃。”

他身上没银子,别说银子,就是铜钱也无,他最后的十几文钱全用来买饼,吃完了。

那些走镖前给的银子早就交给了小儿子,这十几天,没钱难道让小儿子饿死?

他将碗还给人家,离开了村子。

一股子饭香在身后渐渐消退。

他叹了口气,沿着小道走上山。

不多时,道前只有杂乱的荆棘。

他从腰上拔出一把半臂长的刀,一边砍一边前走。

走了半个时辰,手臂乏了,只能坐到一块有些湿的地上休息。

四周都是树影,正午的天极为闷热,他拿出水壶灌了几口,到一边解手,系上裤带接着往上走,等到半山腰,一边有条被清理出来的小路,蜿蜒着往下去,他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小路过去有几处不同寻常的地方,几根小骨头带着皮毛散在一处空地,地面黑漆漆的,他蹲下仔细了看了看,皱着眉起身,飞快的向前跑,跑过一处野蘑菇丛生的林区,左近一只大鸟扑腾飞空,嘎嘎的叫着,林间忽然就寂静的异常。

他呼出口气,停下脚步。

“诸位好汉,小老儿只是路过,并无他意!”

在他周围闪出数条人影,仔细一看,竟有十几人,左近一名高瘦的青年狠狠的道:“大爷们在这里等了半天了,就等你上山!”

身后有人道:“老家伙,把包和身上的银钱放下,我们送你下山!”

这便是剪径的了,专门在山上守着,肯定有同伙藏在村子里,专等外来的人过了村子上山,好打劫。

这些道道他熟,可不走这山不行,这是最好的路了,却还是碰到了麻烦。

他插刀回腰间,语气平缓的说道:“小老儿也是走江湖的,年纪一大把了,养活一家子不容易,身上银钱还不够诸位喝酒的......”话未说完,左近的那名青年拔刀说道:“废话少说,你是不肯乖乖的买路了,兄弟们,上!”

麻烦就是麻烦,每个人都会遇到麻烦,不定时,不可期,麻烦分大麻烦,小麻烦,只对个人而言,你有本事就是小麻烦,你没本事就是大麻烦。

老胡早有准备,到了这个年纪,自然知道事与愿违的道理。

他纵身一跳,跃到身边的一棵大树上,刚踩住脚,身下就飞来两镖,这树枝繁叶茂,他及时躲过,就听两道穿叶声响起在头顶。

两名汉子轻功倒是不错,直接追了上来,他抬腿踢下去一个,另一个已站到树上,挥刀砍来。他也不避,看出这人刀势慢,一掌飞快的打在他的胸口将他也打落树下。

高瘦的青年是这些人的头领,见老胡身手了得,应对自如,追上去的两个兄弟只照面间就被打落下来,知道是武功不俗的老江湖,也不指挥手下,自己摸出几枚金钱镖,挥手发出,只听金钱镖穿叶打出一阵脆响,还有数支树枝掉落下来。

下面一阵金钱镖袭来,老胡听风声就知道难避,连忙跃到前方的一棵树上,两树间有一丈半的距离,枝头都碰在了一起,金钱镖就在他身后飞过,却是没有挨着。

等他换了三棵树躲藏,身边一阵凌厉的寒风劈来,他连忙挥短刀去挡——那高瘦的青年却是算出他的路线,到了这树上等着,这一刀势如破竹蓄势而发,他的短刀被击飞,胸口被砍出一道口子,血洒了一片。他这几十年受过的伤比这严重数倍的都有,也不在乎这点口子,挥掌就打,一连七掌,将五行八卦掌的老道火候全部打出,硬是将这武艺高强的青年打的应接不暇,踩断一根树枝摔落下去,最后一招还将他的刀也打飞。

见到这青年被自己打落,老胡的情绪依旧镇定,也不惊喜,飞快的向前跃去。

几个闪身,身后远远的传来脚步声,他知道是那名青年飞奔追来,想来这几下应该把其余的人都甩在了后面。

要是年轻的时候,光用轻功在树上跃他都可以这般直闯下山,可如今不行了,他只能一边竖起双臂闯过一片一片的荆棘,这山也怪,杂草乱长,其中多的还是荆棘,刺儿又粗又长,扎的他双臂都发麻了。

跑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看到山脚的路,他心里依旧谨慎,忽听到一声破空自身后传来,急忙俯身连滚带爬,避过了金钱镖,继续奔逃。

那青年追的紧,又熟悉路,手上还拿回了钢刀,不怕荆棘。

老胡离山脚渐近,只要跑下山,便安全了,这些剪径的人不会在外面动手,他们有他们的规矩。

碰到普通的百姓,或是江湖人,或是官府中人,都是糟糕的事儿。

老胡猛的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痰,再吸气,就觉的肺部麻麻的有些刺疼,吸进去的气竟比平常少了一半。

他知道自己是累了,不管乱糟糟的内息,光是腿上的肌肉都开始抖动起来。

他又咳嗽了一声,这次却吐不出什么痰了,只有重重的,杂乱的呼吸。

他努力去控制呼吸,这时候就是坚持了,他甚至没有回头,被追上就什么都完了,那青年会不会累,会不会后力不继?可能已经放弃了?还是依旧生龙活虎的追在后面?

换成老胡自己年轻的时候,这一个多时辰的路算什么呀,他可以从早跑到晚,从光明跑到黑暗,可如今他的眼前却只有昏黄黄的光线,一点点的从眼圈四周向中间挤去的黑暗......

全身逝去的力气,那股疲倦,他硬撑着,扭曲了脸,干枯的老皱纹挤在一堆像是脱水的树皮。

他又咳嗽了一声,这时才感到喉咙口如火烧般的干,紧紧的涩,这火烧的感觉飞快的从嘴到胸口,从外到内,像是烧到了胸膛里的肺,火星四散在血管里,最后将血液当成油在烧,狠狠的燃烧。

可就是这样,还得跑,要跑下山,跑到他们不敢追的地方,保护包裹,保住这趟镖。

保住了,回去是三百两银子。

他可以用这三百两银子供小儿子读三年书,再托以前认识的朋友,去参加科举,秀才、举人、探花,那可是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要是保不住的话,他和小儿子只能喝西北风去了。

这叫人怎么活,对,死了也要保住镖。

老人把一辈子的沉淀从骨子里拿出来,他嘴角淌出血,大吼了一声,随着数点血水喷洒,体内的气息奔涌而上,脚步竟快了许多。

他见到大路,见到一辆马车向远方驰去,道上扬起的黄沙,风卷着沙往四周散,黄淡,淡黄。

希望就在前方,可,毫无预兆的黑暗,好像上苍一把拉下了帘,将天空与太阳遮住,顿时他看不见任何的事物。

他感到太阳穴上的青筋正在猛烈的跳动,仿佛有一把小锤子在敲打,又好似里面的血液将要冲挤出来。他的嘴大张着,血继续涌出来,流到胸口的衣襟上,哪怕他使出所有的力量,可就是吸不进气,他要再有些力气,就能跑出去了,可他吃的太少了,只有那一块干饼和一小碗粥。

心脏已无法支撑这庞大的身躯去挥发一丁点的能量,血液在凝固,他已从跑变成了走,艰难的迈出步伐。

只要再有一些力气,只要跑过眼前的路。

他想起了那只鸡腿,那只白煮的,冒着热气的,散发出一股子肉香的鸡腿!

该死的,要是吃了那只鸡腿该多好!

一声沉闷至极的撞击声发自他的背部,再传到胸前,再到耳中,好似声音就从身体内发出,在耳朵中震颤。

老胡仰面摔倒在地上,他感到脑袋似乎飞了起来,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在空中转来转去,向远处落。

那名青年吁了口气,拿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胡,得意的笑了,他伸手将老胡背上那一刻不曾解下的包裹摘去,打开拿出一块青色木雕,大笑道:“东皇木,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到手了,大旗镖局的施彦才果然是信人,给的消息一点也没错,这笔买卖做的实在划算,此物拿到京城一经转手便是千两黄金,我倒可以逍遥自在去了。”

共 902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小说开篇作者便以极其细腻的人物形象的描写,吸引了读者往下深入的欲望。主人公老胡是在江湖闯荡一生的老江湖,有着几乎家破人亡的惨痛人生经历,他期望唯一的儿子能够不再染指江湖,专心读书,考取功名,他带着一生江湖争斗留下的伤痛,去承接能救爷俩命的脚镖。然而,武林新人辈出,他没有抗过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沉重,他倒在了最后的途中。江湖人也并非全如鬼盗王一样是讲义气的。江湖的阴暗让老胡此次走镖感受到世态炎凉,曾经的江湖朋友之情,如冰冷的刀锋,没有一点情意。老胡被朋友出卖了。小说作者用极具 语言向读者展现出一个过气得武林中人的人物形象,一个无力去争斗,一个尽全力去争斗的父亲形象。一只鸡腿,难道就能成就他最后的成功吗?江湖的险恶早已在一代一代武林中人崛起的时候,洒遍武林,让人防不胜防。或者,老胡吃掉那个鸡腿,他便不用再有一翻拼命,但他依然会掉进阴谋里。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用一种低沉的语言表达方式,讲述江湖上的恩恩怨怨,血雨腥风。小说情节并不复杂,但情节铺排有序,详略得当,极具感染力。通过对人物心理描写极其细腻不但将作为梦三国下一个版本推出的新英雄到位的描写,一个栩栩如生的老江湖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作者以“一只鸡腿”为题,给人留下无限的遐想,埋下伏笔。而最后,看完整篇文章,又不得不为文章的深刻主题而沉思。看似生动俏皮的题目,却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不仅令人想起《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实在是被这江湖的刀光剑影所吸引。很不错的一篇小说,倾情推荐!【:慕容凌云】【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1 :58 这便是江湖吧。欣赏作者笔下细腻的人物形象,感染力十足的语言表达。

2楼文友: 22:26:27 如仙的笔力了得!问好!冬安!

楼文友: 1 :5 :29 文笔细腻,笔力深厚,如临其境,欣赏,学习! 虾米又名张翅膀. 公众号:zhangchibang2015

回复 楼文友: 19:1 :12 感谢欣赏,向您问好!

铁岭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宝宝起名公司
早期肝硬化吃复方鳖甲软肝片效果好吗

上一篇:2em北京时间6月6日消息节能

下一篇:修真传奇第十六章惹祸了么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