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下雪了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下雪了。看,花舞的姿态;听,花落的声音。无声的诉说,在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季节。

在上海这座古老又fashion的城市,看雪并不十分的奢侈,每年的冬风吹起总会应景地飘几场雪花,满足这些世俗的人们偶尔对大自然纯真的渴望。只不过想看那一片天地白茫茫的场景是不大可能的,毕竟这不是豪冽的北方。

雪花飞飞漫漫,顿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高2.1个百分点。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快时只感觉整个也变得飘飘然。此时只恨自己不是一个舞者,若不然可和她们共舞一支白天鹅,让清冷的雪片打在眉梢和鼻尖,任由自己 的躯肢和她们一起曲张、舒展,释放着短暂的美丽,在这片寂静的黑夜。

我跳进道路旁沾满绒雪的草地里, 一,二,三 像兔子一样轻快地跳着。又跳上岸来 一,二,三 把靴鞋上沾的雪抖落在潮湿的柏油路边。我撑着把小伞在风中飘摇,一路跳一路回头看自己留下的脚印,突然很想吃冰淇淋,有着和雪花一样的味道。

上海,不知道十九岁的少女,还对一无所知的自己为会选择这一座城市,而且是那么地义无反顾、迫不及待,背上了包就到了这里。那还读过张爱玲的书,不知道她的风情万种,也没看过阮玲玉的影片,不晓得她的风华绝代。只知道她们惊艳的一生只有在这样的城里才能挥发出她们更迷离的色彩。在我们年少时,除了学校里发的语文课本没有以外的书可看,记得小学时问母亲要五块钱买一本选都被她不得已地拒绝,从此也就再也没开过口。

唯有印象最深的一九九七年小学三年级时的暑假,那部好像叫作《万家灯火》的电视剧,到底是不是这个剧名也可能我出了差错已经不能肯定。那时候我家中盖房子,晚上就和弟弟跑到奶奶家打地铺,在地上拉一张席子躺在上面跟着爷爷看这电视。席子边的水泥地上摆放着点燃的蚊香弥漫出清清的香气,外屋的老钟嘀嘀嗒嗒地传出声响,电视剧里转换着那些在筒子楼里的男男女女。那些地方拥挤却又热闹,从楼梯相遇要互相欠个身才能过去,那些人冷漠却又热情,虚情却又真心。楼里的男人们一大清早就拎着煮锅和盘子往楼下的闹市里去,给自己的家人打豆浆买油条,再一路急匆匆又谨慎地端着往回赶。对那样的世界我充满着新奇,却又感到十分地温馨。

二00三年的那部央视剧《男才女貌》,女主角因为失恋坐在地铁候车处的凳子上哭泣,男主角捡起她掉在地上的手链和她搭讪,身后飞疾而过的地铁。对,就是那地铁让我对这个城市又增加了一笔浓重的色彩。

还有就是每次看完都让人心动的剧的序幕都会写着 上海 文化公司独家制作发行 ,让我觉得这座城市有着异外的文化气息,我眼里有东西在闪烁,我骨子里有东西在跳动,这里应有我的。于是,我就这样被这些不是理由的理由招引而来。

我来了。当我拉着箱子从车站走出时心剧烈跳动,我像是一只放出牢笼的小鸟,一头扎进庞大、陌生的世界。拥挤的人群夹杂着各地的土音,分布密集的高楼,堵满街道的车子,这座城市再也不是我想象那么古老韵味,一个完完全全的现代都市。当电视里的地铁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并没有那样兴奋而是一脸的茫然,站在人海里捏着地铁票的手在抽蓄不知道该往哪里塞。

我曾一个人沿着传说中的老上海的街道去寻找最古老的灵魂。寻找那些旧楼,旗袍,巷子,电车,抽吸的卷发女人,吆喝卖报的少年和拉黄包车的男人 然后闭上眼想象着这就是为自己所动容的二十、三十年代的老上海。

也拉着同伴在金秋的阳光下,寻找上海的老弄堂,那些电视里出现的拥挤又古老的建筑。淮海坊所要体现的记载过我们清晰的身影,渔阳里也留下我们轻快的足迹。弄堂还是老的弄堂,只不过很现代,人也已是故人。

幻想中无彩斑斓的泡沫世界,一下子戳破成了真真实实的世界,和其他地方一样的。当地铁已经变成一种寻常的交通工具而不再是梦里的向往时,我知道我的梦已经死去,另一个梦又即将开始。我们一生的梦想就是这样不断地死去,不断地新起。

,那些年一路兜转,一下子转到这座城市的郊边角落,今朝已是第七年,承认自己一直在时尚的都市里过着原始生活。要问我在这里有哪些美丽的记忆?我把整个跳动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土地,还有就是十九岁在《新上海滩》剧组无意中从影星黄晓明手里接过来的,或许这些看上去并不那么珍贵。而这新的一年正等待着我朝着下一个梦的方向起航。

雪还在下着,渗透着昏黄的街灯,城市变得宁静不再喧嚣,掺杂着我的爱。热情点燃后的青春褪尽,我要继续梦飞释放最真的自己。

201 -

【寄语】:古老而又站在时代顶峰的城市,寄托了我们热血的青春和梦想,见证者我们的成长与蜕变。一种难以言喻的缘分,恋上一座城,燃尽一生热情,在追寻梦想的脚步中释放最真的自己。以个人的经历,写出多少因为工作、上学等等原因来到大城市人们的心情。问好作者,欢迎投稿

成都治疗白癜风
牡丹江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佛山治疗白癫风医院

上一篇:周笔畅转型温和导师节能

下一篇:露可安诺娃首遇对手同芭比男友被爆口水仗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