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拳灭天穹终卷第十二章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拳灭天穹 终卷 第十二章

三个人的表情也显得十分紧张和担忧,他们看着前面的雷兽,好像看到前来索命的死神一样,感到无比恐惧。

“啪!”裂纹变得越来越大了,三人的情绪也越紧张。

不如快逃吧?肢体又不停使唤,要打吗?虽然林洛然面对受伤的雷兽是稳赢的,但是在这种地方,如果释放过量的力量,山洞就会坍塌。

怎么办?三人不断想着玄光镜破后的补救措施,但是越想,脑海就越是一片空白,一片混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虽然从刚才到现在,只不过过了二十分钟,但是他们好像过了一个月,甚至整整一年,这一晚的时间真是显得,十分漫长。

雷兽施加给三人的压迫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用三言两语讲述清楚的,如果你真是面临过生或死关头,或许你就会有所体会。

那种惊心动魄。

那种心惊肉跳。

那种一只脚踏进鬼门关,渴望有一个人可以救你回来的感情,真是叫人一闭上眼睛,就会感到死亡的可怕。

就在这个时候,雷兽放出电磁暴的光亮,变得越来越亮,虽然不敢面对,但是这说明了雷兽正在不断加强力量输出的事实。

“啪!”裂纹越来越大,就好像蜘蛛一样,布满了那块受到集中攻击的玄光镜上。

半响:“砰!”一个好像玻璃碎掉的声音传出,虽然很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但是,它始终还是响了起来,虽然很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但是,它始终还是通过空气的振荡确切地穿进了众人的耳中。那块玄光镜终于在三人的眼前被击成粉碎,随着其中一块镜的碎片消失于虚空,整个防护罩也开始涣散。

三人看到这个情景,同时在脑海中浮现了这样一句话。

“看来这次。死定了!”

玄光镜所形成的保护层渐渐涣散开来,三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心惊胆颤。

对!玄光镜的涣散,代表着死亡的降临,但是。陈凡他们惊讶地现,怪兽身上的亮光开始渐渐变小,空气中那些蓝色粒子的活动也渐渐减弱,黑色的黏稠液体不断从怪物的胸口涌出,沿着身体流在地上。

最后。怪物身上的蓝色闪光和空气中的蓝色粒子一起消失于无形,而雷兽却捂住胸口,嘴喷黑血,单膝跪在了地上,有上气没下气地急喘着。

“我们,得救了吗?”陈凡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

林洛然则一声不吭,虽然看情况,玄光镜好像真的成功挡住雷兽的攻击,但是雷兽依然未死,就说明战斗还没有结束。所以林洛然也不敢大意,静静地看着敌人的一举一动。

“好像,是吧?”赵玲回答道。

“真的成功了吗?我们不用死了吗?”陈凡依然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因为刚刚玄光镜破开的时候,陈凡曾经认为自己一定没命,就算不被怪物杀死,也会被活埋在这个山洞中,但是想不到前一分钟和后一分钟的差距,居然如此巨大,这令陈凡也有点手足无措:“真的成功了”这几个字眼。是多么令人感到振奋和安心。

心头上那块千斤大石,终于可以平平安安地放了下来,好像橡筋一样绷得紧紧的神经和情绪,终于得到的舒缓。四肢也慢慢从僵硬变得柔软,虽然不知道这只雷兽接下来又会玩什么花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现在这一刻是安全,那就是可以再活多一刻,置于之后会有什么危险。就等一下再解决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沙漠里就要渴死的时候,突然有人给你一个装满液体的水袋,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毒药,但是喝了之后起码暂时不会渴死。

“我的程序没编错!我的程序没编错!”赵玲突然大叫起来,虽然她关心的与陈凡略有不同,但是现在那种在鬼门关得救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我们成功了!”陈凡一把抱住赵玲,大叫起来。

“我们不用死了!”赵玲也情不自禁地抱住陈凡,大叫起来,就这样,两人抱了两三秒,赵玲突然醒觉,她推开陈凡,一巴掌打在陈凡脸上,骂道:“死色狼!下流!哼!”

陈凡捂住脸,趴在地上**道:“不是你扑过来抱住我的吗?唉!我真是不幸呀!”

赵玲走到一旁,陈虹小声地对赵玲说道:“赵玲,这次如果没有他的鼓励,恐怕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吧?”

赵玲瞥了趴在地上的陈凡一眼,生气地说道:“哼!那家伙只想占我便宜而已。”在说这句话的同时,赵玲心底却说着这样一句话:这家伙似乎也不是那么一无事处。

“呃!”怪物在地上不停地**,身体不停地打禅。

“喂!林洛然,它好像很辛苦!”陈凡望着怪物痛苦的模样说道。

“它刚刚使用力量过度,再加上受了我的一剑,身体十分虚弱,现在的它,应该已经遭到闪雷能晶反噬了。”林洛然冷冷地说:“相信它的身体很快就会消散掉。”

“消散掉?就是死吗?”

“不是。”林洛然摇摇头:“死,起码还有灵魂活着,而消散就是连灵魂也不会产生,真真正正地从这个世界抹除掉。”

“抹除掉?”陈凡面对这三个字,情不自禁地怔了一下。

“不可能!可恶!”雷兽趴在地上,一下一下地爬向棺材:“迪米戈,迪米戈对不起,我……我……”

“你应该是跟躺在棺材中的人一样,是地府的教众吧?”林洛然问道。

雷兽瞥了林洛然一眼回答:“没错,我们是地府的教众。”

“什么?”陈凡一面惊讶:“它原来真的是人类?”

陈凡的惊讶并不是没有道理,试问又有谁想到,一只这么丑陋凶残的怪物,居然会是人类?

“我的名字叫基丝,我和迪米戈原本都是地府的教众。”怪物用那青蛙一样难听的声音说着:“因为教会中,规定教众不得恋爱,但是我跟迪米戈却产生了爱情。”

“爱情?无聊!”林洛然静静地说道。

“原来它是女的?”陈凡显得十分惊讶。

怪物用叹息的眼神看着林洛然,说道:“你觉得爱情无聊,是不是曾经被人骗过?”

“你开什么玩笑?”

雷兽微微一笑。继续说:“我们的事曝光之后,受到了教会的追杀,所以一直逃亡,来到了那条浓云村。”

“那些村民知道我们是地府教众之后。他们故装好人,招待我们吃饭,想不到他们居然在饭菜中下了迷药,我们饭后不省人事。”

“待我醒来的时候,现自己全身**。被绑在村子中央的广场上面,那里围着许多村民,他们那时的阴险笑容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那之后呢?”陈凡问。

怪物咬牙切齿:“之后……之后他们居然,一个接一个上来对我进行强暴,而迪米戈则被人押在一旁,看着我被别人侮辱。”

“什么?”陈凡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这只怪物编出来,想林洛然放过它的借口。但是,看到它不停地吐着黑血,脸色难看得好像快要奄奄一息。在那充满凶光的眼睛中流出了血一样的眼泪,相信没有人能在离死亡那么近的距离下撒谎。

“这就是现实,是宗教战争带来的灾难。”林洛然的语气犹如湖水般平静,好像早就预料到一样。

“想不到一百多年前的宗教战争,居然影响到现在。”一股莫名的愤怒填满了陈凡的思绪。他不是憎恨那些可恶的浓云村村民,而是知道就算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也不可能改变世人的观念,感到非常愤慨。

难道人民的观念就这样根深蒂固,不能磨灭吗?难道真的只有把世界毁灭,才可以使这个世界变得美好吗?

“那你为什么又变成这样?”赵玲问道。

“那些村民把我侮辱完之后。就把我和迪米戈活埋在乌云峡前的沙土中,不过可能上天的眷顾,隔天清晨,下了滂沱大雨。雨水使那些铺在我身上的沙石泥土松脱,我才可以爬了出来。当我把迪米戈挖出来的时候,现他已经,断气了!”

“……”赵玲露出哀伤的神情,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陈凡的心情也是一样难过,虽然陈凡知道地府是草菅人命的刽子手。但是,想不到里面的教徒也有这么悲惨的遭遇。

“后来我怀着满腔的仇恨,背着迪米戈的尸体,进入了乌云峡,去到一个隐藏在乌云峡中的遗址里面,在那里我现的了闪雷能晶,和这个‘永生之阵’的使用方法。”

林洛然冷冰冰地说:“所以你就使用能晶帮你向浓云村的人复仇,然后用‘永生之阵’来使你的情人复活,最后放弃闪雷能晶使你变回原型后,与他在这里长相思守吗?”

“没错!”基丝狂地叫道:“本来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就是因为你们,我才会落到如此田地。”

“……”陈凡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自己帮了乌云峡的村民对付这只雷兽,是不是做错了呢?还是自己应该帮这只雷兽,反过来对付乌云峡的村民?矛盾的心情顿时在陈凡心中萌生。

辉月被地府打败,然后浓云村的村民就找上基丝报复,然后基丝又找回浓云村的村民报复,然后浓云村的村民又要自己帮他们报仇,这种仇恨的链锁,怎样才可以斩断?怎样才可以结束?

“但是。”赵玲露出难过的神情,开口道:“‘永生之阵’并不会令人复活的。”

“你说什么?”

“它只是用来使尸体不会腐烂而已。”

“不,不可能,你骗我!”雷兽激动地叫了起来,一口黑血有倾泻而下。

“哈哈!”就在这时,一阵笑声在山洞中回荡开来,随后,两个人影从洞穴的黑暗中浮出。

“哈哈!”随着笑声的回荡,两个人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他们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高两米有余,皮肤古铜,身材显得高瘦健硕,一头灰色的及背长下面是一双犹如豺狼般的墨绿色瞳孔,右边面上还画有红色的条纹。凸显诡异。他身穿蓝底金边长袍,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长袍的上半身位置是打开的,露出坚实的胸肌。而最特别的就是他身上披着的黑色斗篷。只见破破烂烂的斗篷在无风的洞穴中不停飘动,看似浮云般轻盈,又似波浪般千变。

男的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年龄看上去跟林洛然差不多,一头橙色的及腰长。下面有一双天真的墨绿色瞳孔,还涂了薄薄的一层橙色眼影,而脸上的肌肤却十分光滑,显得一片清丽。她的衣服却十分“时尚”,一件没有扣钮的黑色短背心下面,是一件类似“三点式”泳衣的橙色“胸罩”,下面是一条白色的短牛仔裤。

总的来说,除了一些应该遮住的地方是有“布”遮住之外,其余地方都是裸露在外,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才能使她那完美的身材显露在外,这样走出去真不知会吸引多少人的目光。

除了她的衣着和身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挂在背后那两把一篮一红大镰刀,两把镰刀都散着诡异的气息,不要说是这些气息了,看到它们的样子,也会使人不寒而栗。

“哥哥,你果然说得没错,我们的确省下了不少功夫呢!”

“呵呵!真是辛苦你们了。神秘的旅行者!”修斯微笑说。

“你们是谁?”陈凡问道。

“像你这么低贱的人,根本没资格知道我们的名字。”女孩虽然带着微笑,但是眼神却充满鄙视。

“不得无礼,毕竟因为有他们的帮助。我们才可以顺利完成这个“支线”任务。”

“任务?”陈凡疑惑地重复着男人的话。

“好了,这只怪将出台对相关俱乐部及人员的处罚方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物我们要带走,我就不妨碍各位了。”

修斯说完,他身后的黑色斗篷化成一团黑布,把趴在棺材上的雷兽和两人包了起来。

“等一下!”三人见此,马上异口同声地叫道。但是无济于事。随着黑色斗篷的消散,三人的身影也消失于虚空。

“可恶!”林洛然咬牙切齿说道。

“林洛然,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去哪里了?”陈凡忙问。

“那是魔法吗?”赵玲怔了一下说道:“好像不是刻纹术。”

“那是六魂虚。”林洛然说道:“那个男人是四大超级战士之一的喋血战士。”

“什么?”陈凡和赵玲一脸惊讶。

“那只雷兽被别人抢走了,我们必须抢回来!”林洛然预售面积达213890.29平米。西山区占3个项目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们快走吧,他们应该走不远的。”

“但是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吗?”陈凡跟着林洛然问道。

“我感到闪雷能晶的能量,正以高远离我们。”林洛然说。

“我可以感觉到能晶的所在。”被赵玲坐着的陈虹说。

“那在哪里?”林洛然严肃地问着,脚依然快地向洞外移动。

“他们不断向着东北方移动,大约在离这里五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五百米?那里好像是乌云峡的遗址。”林洛然说。

“他们去哪里干什么?”陈凡不解地问。

“难道他们想夺取闪雷能晶?”赵玲灵机一动:“既然那个叫基丝的怪物是在那里把能晶放进体内,那么那里就一定有方法强行把它拉出体外。”

“既然在体内的话,为什么不直接解剖那只雷兽呢?”陈凡问:“这样不就方便很多了吗?”

“你笨蛋吗?”赵玲骂道:“如果不慎毁了能晶怎么办?他们肯定考虑到这点,所以才带雷兽到那里的。”

“所以我们要快点。”林洛然表情十分严峻:“在他们提出能晶之前一定要去到那里!”

很快他们就出了洞穴,林洛然马上展开双翅,带着两人,向遗迹飞去。

林洛然的度十分快,陈凡只感到风犹如一把把利刀,向自己的脸割过来,感觉又麻又痛,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线才可以勉强看清楚周围的景色。

过了半刻左右,他们来到了一道大铁门的前面。

只见这道门高度大约两米左右,外观十分残旧。还有一些青苔的痕迹,凸显一份沧桑,门有半边是敞开着的,很明显有人刚刚进入里面。这个人,不用说都猜到是谁了。

“我们要快点。”林洛然说完大步走了进去。陈凡和赵玲也跟着林洛然进入了遗迹。

门后面是一条长廊,直通向遗迹里面,不难猜出,这条走廊就是遗迹的主干道了。而遗迹里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一些石柱碎成一段段,倒在周围,碎石和灰尘几乎无处不在。

墙上的石灰也剥落了不少,地上的砖块也有许多掀了起来,一副颓垣败瓦景象。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是几百或者几千年前的遗迹,如果金碧辉煌才让人觉得不自然。

这个遗迹的结构十分简单,就只有一条主干道,并没有什么岔路。不过,路的两旁有很多房间,门是紧紧关闭的,所以看不到里面有些什么,不过林洛然他们也没有这个闲工夫,每道门后的“风景”。

在陈虹的指点下,林洛然他们终于走出了长廊,来到一个比较大的房间,这里的面积应该有两个篮球场大小。

一些长满锈的破旧大铁盒靠着墙壁而立,在铁盒上有许多红红绿绿的。像是按钮一样的东西,如果从现代科技的角度来说,这些应该是用“仪器”两个字来形容吧。

房间正中央的天花板上,有个呈倒三角形的“仪器”。以倒三角形尖顶为中心,一个圆形的蓝白色魔法阵在不断旋转,而雷兽就躺在那个倒三角的下面,它一动不动,大概已经昏迷,有许多符文一样的东西。围绕着它的身体不停地旋转。

看到这个场景,就好像在进行一些什么仪式似的,而那两个不知来历的人就站在雷兽的前面,看着仪式的顺利进行。

当三人一踏进这个房间,修斯悠然地转过身来,面对着陈凡三人微笑道:“你们终于来了吗?”他的语气十分“安静”,看起来他对陈凡他们似乎毫无戒心,对于他们的到来不要说是惊讶了,简直就像是看见了本来就约好在这里见面的人一样,显得十分轻松。

“你们终于来了吗?”修斯说。

“你知道我们要来?”陈凡问。

没等修斯回答,林洛然又问道:“你们究竟是谁?究竟有什么目的?”

“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目的。”叶琳回答:“我们只是在进行我们的任务。”

“任务?”林洛然说:“你们的任务是夺取闪雷能晶?”

“夺取?”叶琳笑道:“小姐,你用词不当哟,能晶又不是你的,怎么可以用‘夺取’呢?应该是‘收集’比较贴切。”

“哼!我懒得跟你玩文字游戏,你们的任务是不是拿闪雷能晶?”

“不是!”修斯回答得十分果断。

“那为什么又要带雷兽来这里?”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里会有闪雷能晶。”叶琳说:“我们只是来调查这个能晶制作场的遗址而已。”

“叶琳。”修斯严肃说道:“你话太多了。”

“叶琳?”林洛然怔了一下。

“能晶制作场?”赵玲也怔了一下。

“对不起。”叶琳捂着嘴向修斯道歉。

“你说这里是能晶制作场?这里真的是能晶制作场?”赵玲环顾着四周的仪器,神情显得十分惊惶。

“这可不能说给你听。”叶琳说:“总之你们如果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你们不是说只是来调查吗?为什么还要拿走能晶?”林洛然厉声问道。

“哈哈!”叶琳突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这不是跟叫你去视察金矿,然后现有一块黄金,接着把它带走一样的道理吗?”

“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了。”林洛然拔出火剑,静静地说。

“那正合我心意呢!”叶琳手握双镰,嘴角翘起,原本天真的眼神顿时充满杀意,犹如一头饿狼一样,十分恐怖。

修斯单手平举,挡在叶琳前面,说道:“叶琳,你继续仪式的进行吧!他们由我来对付。”

“但是……”

叶琳正想辩驳,修斯打断了她的话:“这是主祭礼师布置下来的任务,我们不得有失。”

叶琳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了两把镰刀,小声埋怨道:“怎么你说得好像由我来处理,就一定会有损失一样的。”

“哼!谁来都是一样。”林洛然厉声说道。

“小姐,看来你不知道我是谁才这么嚣张吧?”修斯踏前一步,用藐视的眼神说道:“我是喋血战士,修斯,如果你们还想有命从这里出去的话,最好马上在我面前消失。”

“修斯?”林洛然又怔了一下。

陈凡指着林洛然,对修斯怒吼道:“超级战士有什么好臭美的,我身边的这个也是超级战士,武者。”

“武者?”修斯微微一笑:“那太好了,我正想见见武者和铁蛇呢!听说她们都是美人,今天一见,虽然比我想象要差一点,不过还可以。”

“我并不想被你这种人评价!”林洛然丝毫不让。

“哼!是吗?”修斯说着,翻开右手手掌,从那像云一样的黑斗篷中分离了一小部分出来,那黑色的东西浮在修斯的手上,渐渐变成了球状。

“他怎么把斗篷撕破了?难怪那件东西看上去这么像块烂布。”陈凡说道。

林洛然还没有回答,陈凡已经看到那颗黑色小球,在一瞬间,竟然变成了一个半径为一米的大黑球,那颗黑球与其说是黑色,不如说没有颜色比较贴切,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使人看起来有一种被吸进去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陈凡看到那个小小的黑球突然变得这么大也感到无比惊讶,他小声对旁边的赵玲说道:“难道那个诡异的斗篷就是他的武器?”

“这就是喋血战士的武器,六魂虚。”林洛然严阵以待地回答:“没有人知道它的实体究竟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怎样做成的,那是一件可以吸收所有东西的可怕武器。”

“可以吸收所有东西?”陈凡怔了一下:“世上居然有这么可怕的武器?”

林洛然继续说:“看来这次我要挥全力应对了,所以没有办法分身,你们给我去把闪雷能晶抢回来。”

“但是靠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打得赢那个镰刀女?”陈凡看着叶琳,露出为难的表情。

“打不赢都要打,如果想有命从这里出去的话就不要再支支吾吾,你不是很多诡计的吗?”就在这时候,修斯一声大叫,只见修斯手中的黑球向陈凡他们直飞过来。

顿时,在整个空间产生了强大的压迫感,就好像一切东西都将会在下一秒消失一样。

“快点去!”林洛然用力一推,把陈凡和赵玲推开了数米,然后叫道:“第二模式,开!”随着林洛然的一声令下,两双火焰的翅膀马上形成,林洛然整个人马上被烈焰所包围,然后林洛然又喊道:“烈焰神箭!”

大量的火元素马上汇聚,二十多把两米长的大箭在林洛然身边呈现。

林洛然向前一指,弓箭马上以疾,向着黑球狂袭过去,就在一瞬间,红色和黑色相汇在一起,本来笔直的炎箭在碰到黑球后马上扭曲起来,然后生巨大的爆炸。

在火箭的爆炸下,黑色的球也顿时生爆炸,整个空间顿时被两种能量所填满,这种可怕的能量顿时把众人都压得难以呼吸,强光把房间中的昏暗驱赶得一干二净,就算现在是秋天,但是这个房间的温度简直就比夏天还要炎热许多。(未完待续。)

邵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太极集团在第五届双品汇获“品牌工业引领奖”等荣誉
滁州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上一篇:中国的科幻电影开启了壮丽的航程节能

下一篇:有伴床的意思节能

相关阅读